日本福岛核事故 –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分类:V生活馆 985赞 2020-07-14 188次浏览

日本福岛核事故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disaster)–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背景:

3月11日日本时间下午2点46分芮氏地震仪规模9.0级的强震袭击日本,造成东京电力株式会社(Tokyo Electric Power Company, TEPCO)的福岛第一核电厂发生辐射外释的严重事故,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地震震央位于日本东北地区牡鹿半岛东岸130公里的海上,震源深度为32公里。地震发生数分钟后浪高达10公尺以上的海啸冲击日本海岸,有些地区海啸影响的範围达内陆10公里。这是日本史上最大的地震,自1900年有记录以来,世界排名第5的地震。日本首相菅直人认为这是日本二次大战后所面对的最大危机。

日本福岛核事故 –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图1:日本311地震震央与福岛电厂位置图。红点是核能反应炉所在地。 (图片来源:《核能简讯》No.129 (April 2011))

福岛电厂:

日本东京电力株式会社是全日本最大,全球第4大的电力公司,拥有福岛一厂、福岛二厂、与柏崎刈羽电厂3座核电厂。福岛一、二厂分别拥有6部与4部沸水式反应器,总装置容量为469.6 与440万瓩。福岛一厂1号机为沸水式反应器第3型、2-5号机为沸水式反应器第4型、6号机为沸水式反应器第5型;福岛二厂4部机组全为沸水式反应器第5型。基本上,这3型沸水式反应器的设计非常类似,而第4型与第5型可以视为标準化的机组。台湾核一厂所採用的机型也是沸水式反应器第4型,商转时间也与福岛一厂的3-5号机非常接近。

日本福岛核事故 –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图2:1975年尚未建成时的福岛第一核电厂鸟瞰图。6号机组正在兴建。(图片来源

比较台湾核一厂沸水式反应器:

台湾核一厂位于新北市石门的天然峡谷,离台北市直线距离约28公里,厂区内装置两部63.6万瓩汽轮发机组,总装置容量为127.2万瓩。核一厂1号机于1978年12月10日开始商业运转,2号机则于1979年7月15日开始商业运转。防护措施方面,两座反应炉压力槽的钢板厚约13公分,重达450公吨,可承受高温与高压。发电用的二氧化铀燃料密封装置在压力槽的核心位置。在反应炉外面,再以一个13-20公分厚,称为一次围阻体的灯泡型大钢壳将反应炉及主要的冷却设备包封在内,以防止辐射物质的洩漏。一次围阻体外利用厚度达15公分多的钢筋水泥遮蔽墙围绕,以阻挡辐射及保护反应炉不受外物撞击。水泥遮蔽墙之外再包封称为二次围阻体的钢筋混凝土的厂房。一切有关安全的设备都以最高的耐震等级设计,且以双重的气锁门封隔在厂房之内。这样的设计的目的是希望,纵使有辐射洩漏也都会包容在多重的隔离之内,不致扩散到电厂外产生环境污染。

日本福岛核事故 –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图3:福岛核一厂4号机构造图。福岛第一核电厂1至5号机使用的典型沸水反应炉马克1号 (BWR Mark I),这与台湾核一厂的2个机组相同。 (表格出处:《核能简讯》No.129 (April 2011), p. 14)

表1:日本福岛电厂与台湾核一厂之比较(表格来源:《核能简讯》No.129 (April 2011), p. 5)日本福岛核事故 –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日本核灾发生后,台电公司宣布将进行8项核能安全强化措施如下:

加强厂区防灾演练加强预防性维修成立海啸总体检专案小组检讨各核电厂用过燃料池冷却功能强化各核电厂的耐震能力加强紧急柴油机、气涡轮发电机的可靠度提高核电厂硼酸存量检讨事故处理準则与日本福岛电厂此次处置的改善措施

台电强调台湾核电厂的安全,但是环保团体则要求停建龙门厂(核四),反对运转中的三个核电厂延役。台湾的核能政策争辩,早已经不是技术层面的考量而已,还牵涉到民众对政府和专家的信任,对风险的社会心理反应,对环保的价值认定,以及媒体和政党政治的捲入。问题虽然複杂,但是提供管道让民众对于核灾过程和背景有基本的认识,是健全民主政治素养里不可或缺的一环。

表2:台电公司4座核电厂防海啸、防地震设计一览表。(表格来源:《核能简讯》No.129 (April 2011), p. 5)
日本福岛核事故 – 比较台湾核电厂安全设施


参考资料
1. 李敏:日本福岛核电厂事故说明与评析。《核能简讯》No.129 (April 2011), p. 7-12。
2. 福岛事故报导。《核能简讯》No.129 (April 2011), p. 1-6。
3. 中文维基百科:福岛核事故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6%8F%E5%B3%B6%E6%A0%B8%E4%BA%8B%E6%95%85)。
4. “Der Stromausfall ” Der Spiegel 12/2011 (March 21,2011). p. 88-112。 (德国明镜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