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为何要挺身反亲中卖台?呛韩国瑜旅日中国人自曝心声

分类:O生活沟 930赞 2020-08-06 261次浏览

日前高雄市长韩国瑜至桃园进行参香之旅,遭一名中裔男子比「倒讚」呛声,该名自称是旅日中国人的男子近期回到日本,并以脸书帐号「Hiroyuki Wakaba」在脸书po文,谈到身为中国人,为何他要挺身反亲中卖台,并详述自己出身背景。

Hiroyuki Wakaba指出,有来自故郷上海的亲人和台湾的朋友。阻止他,盼其不要发声,他知道蓝营的政治立场,平日他也不会主动提及这类话题,然而,这次即使他不说,亲朋好友都在媒体上看得到,上海的亲戚则是因为身处国内,对文革的恐惧记忆犹新。

谈到为何出面表态,他指出,在台湾民主遭受严重危机的时刻,一个持中国护照的人都站出来发声,好多已经入外国籍的人却不敢挺身而出,他看不起那些人,他强调,自己不为名不为利,在日本有自己专业和职业,收入稳定丰厚,公司也理解他因政治立场,一年前就不再派他去中国出差。

以下为Hiroyuki Wakaba脸书全文:

8月3日,在桃园景福宫表态呛韩一週以来,虽然我已返回日本,但有不少台湾媒体想找我做专题和追蹤报导,网上许多的台湾朋友给我强大的支持与点讚,也有不少朋友为我的安全担心。我在这里一併表示谢意并报平安。我早已安居在民主自由的日本社会,日本是一个比台湾更成熟的民主社会,请大家放心。

当然在众多支持我担心我的声音中,也有不少的干扰,甚至是来自故郷上海的亲人和台湾的朋友。他们反对我、阻止我不要发声,我知道蓝营的政治立场,平日我也不会主动提及这类话题,这次即使我不说他们都在媒体上看得到,上海的亲戚则是因为身处国内,对文革的恐惧记忆犹新。

此时,在台湾民主遭受严重危机的时刻,一个持中国护照的人都站出来发声,好多已经入外国籍的人却不敢挺身而出,我看不起他们那些人!

在此,我必须说明一下,我不为名不为利,我在日本有自己专业和职业,收入稳定丰厚,根据我个人意愿,公司也理解我因政治立场一年前就不再派我去中国出差。

我生父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法律系(现为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民国38年当时是上海高等法院的律师。生父因为是国民党,在中国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尽苦难和迫害,为了不牵连下一代,把我送给了共产党干部夫妇领养,我一直到大学都不知道自己身世,所以我从小在红色家庭内长大也没受过什幺苦,上大学到工作晋升仕途也顺利,按理说不应反共。

我养母和生母是亲姐妹,并非因为知道身世才反共,而是我高中开始就痛恨独裁专制的政体对人们独立思想和言论的严格控制。我从小一直是文科志向,喜欢阅读思考写作,想考文科,立志当一名为社会为底层民众伸张正义的记者。

高二那年,养母不允许我报考文科,强行改成理工科。养母说我如果考文科,姨父的命运就是我未来的下场,那时我并不知道姨夫是我生父。我生父在中国遭受了历次政治运动的迫害,并且以“历史反革命罪”被投狱18年。出狱后生父被安排在上海郊区的运粮卡车当搬运工,生身父母常在家里互相埋怨当年没跟着老师同学一起去台湾。

小时听“姨父”说过,1949年的上海黄浦江上,他拎着皮箱登上了一艘去台湾的邮轮,慌乱中掉了一只皮鞋,那是他最心爱的英国皮鞋,回头找鞋时被“姨妈”一把扯了回去,说“共产党来了,总不见得不让人吃饭不让人活,为什幺要去人生地不熟的台湾?”

一失足成千古恨。两岸三通后,生父当年去了台湾的同学老师都已迈入高龄,据说他们还大力劝说他去台湾,老蒋在台非常重用江浙人,上海精英到台湾更是待遇不会差。最后生父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台,那是他一生的悲剧。改革开放后,中国发生大量金融纠纷案件,律师人才奇缺,生父才有机会重操旧业,开始做律师接案子。

我有三个姐姐,我是幺儿,能忍痛将唯一的儿子送人的父母,他们当时的心情之痛和境遇之艰难,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

我的大姐和二姐都在在文革时代下乡十年,被毛葬送了大好青春。很多台湾人可能不理解为什幺上海的城市青年要下郷,其实那是毛泽东治国失策,大搞阶级斗争的政治运动导致国民经济崩了的同时,还为了打压台湾在联合国争席位,支援了大量的物资给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以便拉拢支持票,结果造成大量城市学生毕业后大批失业,所以本质是大批流放农村边远地区,美其名曰”知识青年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与劳苦大众一起改天换地干革命”。

我高中毕业前,文革正好结束,所以免除了下乡的厄运,而且全国恢复了大学招生考试。我是1980年,也就是全国恢复大学考试后的第三届的应届毕业考生,当时还有不少被文革延误的优秀人才与我们一起考学,所以同班同学有长我十几岁的人。

养母要我改考理工科,也因此对我之后的出国来日本就职比一般中国人顺利许多。我是学工业自动控制计算机毕业的,这在中国当时是非常稀少前卫的专业,结果后来到日本也很抢手。

我大学毕业后在当时上海业界最大的国营企业工作了几年,来日本时因为有文凭也有专业职历,所以在日本很快找到专业工作,这一点感谢养母当年敏锐的政治眼光。

我这人嫉恶如仇容不得邪恶虚僞或阿谀奉承,要是考了文科,现在可能被关在中国的大牢里。所以台湾亲中,我每个细胞都反对。